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北京刑辨大律师陈洪忠

首都法学高级人才库专家 七届北京律协刑辩委副主任

 
 
 

日志

 
 
关于我

北京一法律师所合伙人、主任、刑辩律师。教授、硕士生导师。七届北京律协刑诉法专委会副主任,八届北京律协军法委主任,北京市公安民警维权律师,荣获“北京百优刑辩律师”称号,荣获“中国律政十大精英律师”称号。1989年开始律师执业,北京大学刑法学硕士。 事务所网站:www.yifalawfirm.com 欢迎光临指导! Email:yifa23@yahoo.cn 办公室:(010)51559551

网易考拉推荐

变相刑讯逼供 国企老板苦不堪言(五)  

2007-11-11 08:48: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伦贪污、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案辩护纪实

(一审辩护词续三)

(五)转让虽然有不合程序的一面,但都是领导知晓同意和一手安排的,评估与北方工业公司的股权转让并没有必然的联系

无论是证人原北方工业公司投资二部总经理冯洁夫,还是时任北方工业公司党委副书记分管投资二部的李勋,都知道转让应该先评估、再上报批准,然后签订协议。但按照证人王宗舜2005年3月4日在控方所作的证言:向上级请示是在签订协议之后进行的;评估日期也是在签订协议之后评估的。当侦查人员问王宗舜,“苏州盈中房地产公司股权转让请示为什么在签协议之后?”证人王宗舜2005年3月4日的回答非常简单:“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也就是说,在王宗舜看来,这样做并不是不正常的。王宗舜在控方所作的证言:土地转让必须履行程序,要有协议、评估、兵总的批文,所以先签的协议后做的评估。2005年3月28日,北方工业公司投资二部总经理冯洁夫证实:“我考虑的只是谁要把每亩土地5万元出让金给交了,就转让给谁。其他工作由王宗舜他们去办。”只有王妍霞交纳了1,213万元土地出让金,所以转让给王妍霞是北方工业公司既定方针。因此,李伦找什么样的单位来评估,评估出什么样的价格,对已经签订并正在履行的转让协议已经没有什么用处,上上下下都是清楚的,怎么能让李伦来负责任呢?

(六)关于评估报告的问题

起诉书以苏州天元不动产咨询评估有限公司《土地估价报告》为基础,认定北方工业公司的股权转让造成了重大损失。我们认为这一《评估报告》也是似是而非的。

1. 北方工业公司转让的是股权,而不是土地使用权

苏州天元不动产咨询评估有限公司《土地估价报告》与北方工业公司的股权转让并没有直接的联系。根据起诉书的起诉,李伦涉案的环节是苏州盈中公司的股权转让,最高人民法院对“苏州农工商房地产开发公司”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书》,将“北方工业公司”所持有的苏州盈中房地产有限公司股权应该评估的盈中公司的股权价值或者公司的净资产,盈中公司的资产不完全是土地使用权(经审计,以2001年12月31日基准日,该公司的净资产为503万元),王妍霞接手后,支付的不是土地转让款,而是苏州盈中公司对北方工业公司的债务。

2. 这一评估报告所取的时点与北方工业公司领导批准认可的时点不一致,背离了客观公正的原则

苏州天元不动产咨询评估有限公司《土地估价报告》的时点是2002年6月18日,但北方工业公司提供给兵器总公司审批确认的《评估报告》时点是2001年9月1日,提供给兵器总公司审批确认的是2002年4月12日的《股权转让协议》。因此,苏州天元不动产咨询评估有限公司《土地估价报告》的时点是不能反映当时交易时的真实情况,或者与北方工业公司兵总司的认可的评估时点不一致。两者在时间上没有可比性。

3. 2002年6月18日,盈中公司并没有土地可以转让

评估报告称,该土地使用权在2002年6月18日产权清楚、来源合法。事实上,该宗地在2002年产权并不清楚,因为已经被政府列为收回项目,北方工业公司也没有补交土地出让金。北方工业公司对此也非常清楚,控方提供的中国北方工业公司文件《关于苏州盈中房地产公司股权转让的请示》就附有苏州市人民政府苏府(2001)31号文《苏州市土地储备实施办法》,要求对闲置9年的该地块无偿收回。严格意义上,当时盈中公司并没有土地可以转让。

4. 北方工业公司在盈中公司只享有部分权利

北方工业公司只是转让了自己在盈中公司的股权(74.98%),凭什么说评估上的款项都是北方工业公司的资产呢?进而所谓的损失都是北方工业公司的损失呢?

5. 就评估报告本身而言,缺乏依据、错误百出

另外,从评估的角度看,苏州天元不动产咨询评估有限公司《土地估价报告》也存在着诸多错误,评估地价5,031.1758万元不能作为定案依据。

(1)估价设定的开发程度是错误的,依此做出的估价必定是错误的。根据估价报告记载的2002年6月18日的土地开发程度是:“宗地外‘五通’(通路、通电、通水、排水、通讯)及宗地内‘一平’(场地平整)。”这与事实不符。首先,与控方提供的证人证言不符。北方工业公司党委书记李勋于2005年3月29日证实:他大概在2002年5月许与冯杰夫、王宗舜、吴焕华、李占民等一起去看过地,看到有一个小堤坝,看到地上有一些厂房。还证实“全公司都知道这块地不好,雨季就被淹了。”北方工业公司投资二部总经理冯洁夫也证实:“99年我曾经去过太湖看过买的那块地,当时别人跟我说买的那块地是块王八地,太湖水一涨就看不见了。”估价师王俊清证明他于2002年7月到现场看到的情景是:“这块地是沿太湖、东南沿太湖延续到北侧,是一块扇形地面。再向北是山,没有路,也没有成块的平地。是当时地区最角的一块地(东北角)。再向后就没路了。当时客户介绍从这里开发还要再开一条路。”“当时土地上有建筑物,有一个二层楼的厂房,还有居民,建筑量不很稠密。还有农民在里面活动。”当问:“五通一平未达标准,你是以什么依据做的报告?”王俊清答:“路通未达标是指红线外接主路是土路,路况很差,没有达到高档住宅区标准”;“我觉得当时情况(地面)通电不会达标的”当问:“地势低洼存在吗?”答:“这块地势当时确实很低洼。”当问:“当时驳岸情况如何?”答:“还需要做大量石驳岸工程,这个驳岸确实没有达标。”其次,也与控方提供的书证不符。控方提供的中国北方工业公司文件《关于苏州盈中房地产公司股权转让的请示》(北方投二[2002]374号)称,该地块“地势较低,筑坝倒塌,破坏严重,雨季存在湖水倒灌现象,每年太湖涨水,该地块80%被淹,”这可谓该地块在股权转让时的真实写照。

(2)评估依据的容积率不正确。众所周知,容积率是决定土地价格的重要因素之一。关于评估宗地的容积率,评估说明称其依据的原吴县对外经济贸易委员会出具的“吴外资(92)字第1425号”及“吴外资(92)字第1470号”文件,估价设定的容积率是0.48。但《评估报告》也承认,根据待估宗地原《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上的规定,所有规划均按有关部门的详细规划为准。只是至估价作业期,委托方区人民检察院及估价师均无从获得待估宗地块和其他合法的规划材料。而事实上,评估作业期是在2005年的4月,作为专业评估师,应该知道,早在2000年12月19日,原500亩地中的另一块地(257.34亩)开发中,吴县市城建规划局在《规划设计要点》中明确要求,“容积率控制在0.3以内。”2002年11月,规划部门对刚刚放回评估宗地的容积率也明确调整为0.3,容积率调整幅度达50%, 可见,《评估报告》所依据的容积率是不准确的。根据《评估报告》在“其他需要说明的事项”第4项:“若估价对象宗地的规划条件发生变化,并对股价对象的价值产生明显的影响,则不能直接使用本结论,需要变更后的规划条件进行重新评估。”因此,根据《评估报告》本身的说明,该《评估报告》得出的结论也是不能直接使用的。

(3)控方提供的评估报告区位定位是错误的。评估报告以该宗地“位于吴中区三等次城镇土地分等定级范围”作为评估依据也是错误的。根据国务院1992年10月的批准,该宗地位于苏州太湖国家旅游度假区内。政府对开发区的土地价格有特别的规定。对苏州太湖国家旅游开发区的土地价格,江苏省人民政府苏政发[2002]44号转发的江苏省国土资源厅、江苏省物价局《关于公布全省协议出让国有土地使用权最低价的请示》,苏州太湖国家级旅游度假区土地协议出让的最低价是150元/㎡。苏州天元不动产咨询评估有限公司的评估对该宗土地的区位性质都不能进行正确的定位,得出错误的结论也就不奇怪了。

(4)评估报告的价格明显高于当时当地的市场价格,没有依据。①价格评估报告称,2002年,苏州房地产价格特别是住宅售价呈明显上升趋势,地价也随之上涨。此处由两个问题,一是2002年房地产价格上涨,并不等于交易时价格已经上涨。所谓房地产价格,有时是一天一个价格。上涨也是下半年的事情,以一年房地产的上涨情况作为依据显然是不科学的。②2002年7月15日,盈中公司与苏州国土局签的土地出让合同(苏地让合[2002]第137号),每平方米180元/平方米,折算为12万/亩,总价2,900万元。当时,政府出让价已经实行了市场化,说明该土地价格是在苏州市的真实价格。③该转让价已经高于相邻两块西山的土地(即从原先500亩中还给西山的地)的转让价格。王妍霞证实:“按照我们的付出,每亩土地合17.6万元,高于同期西山与国贸合作的每亩12.5万元,也高于西山和上海星苑公司每亩14.5万元的价格。”2002年1月《关于合作开发“中国太湖美山庄”(暂定名)项目协议书》证明,苏州国贸实业有限公司以每亩12.5万元的价格拿到的西山180亩土地的开发权。该价格还包含水、电、配套设施,而王妍霞在4月商定的17.6万元基本不包括配套设施,成本更大。2002年6月《关于合作开发太湖星星项目协议书》证实:上海星苑实业有限公司以每亩14.57万元的价格拿到西山77亩土地的开发权,西山同样提供三通一平配套优惠。同样是2002年一前一后的转让,苏州天元不动产咨询评估有限公司的评估报告为何视而不见呢?

所以,我们认为,苏州天元不动产咨询评估有限公司的评估该评估报告漏洞百出,根本不值得一驳。

另外,针对公诉人反复提到的“李伦委托没有资质的正成公司”和“6,500万元”的问题补充两点意见。

第一,苏州正成不动产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可以进行土地评估,李伦谈不上故意委托“没有资质”和向北方工业公司隐瞒

大量证据可以证明,李论将正成公司的相关资质传真回北方工业公司进行了审查,法庭调查时控方出具了这些证据。根据1997年《建设部关于房地产价格评估机构资格等级管理的若干规定》的规定,正成公司有权从事“土地面积1.5万平方米以下的评估项目”。2005年《房地产估价机构管理办法》进一步明确了:“本办法所称房地产估价活动,包括土地、建筑物、构筑物……等各类房地产评估。”2003年国土资源部所属的一个行业协会有下发土地评估资质证书的事实,但是没有被建设部颁布的行政法规认可,所以不能据此认定正成公司没有土地评估资质。估价师张品荣是我国第一批房地产估价师,另一位估价师王俊清(控方证词)证实:“营业执照上没有土地评估资质我当时并不知道。”证明评估师当时认为正成公司是有评估资质的。同时,人们公认的房地产的概念是“指土地、建筑物及固着在土地、建筑物上不可分离的部分及其附带的各种权益”。李伦关于他不知道正成公司没有土地评估资质是可信的,他没有故意隐瞒什么。

第二,“6,500万元转让”是一不确定的事实

被告人李伦多次供述他不认为王妍霞以6,500万价格将土地转让给农工商公司会成功。在法庭调查时,公诉人以农工商公司向苏州市中级法院递交的一份《起诉书》证明农工商公司与盈中公司以6,500万元转让了土地,证明该转让合同是生效的。该诉状因案件不属于苏州中院管辖而失去了意义,何况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法院判决都否认了6,500万元转让行为的效力。公诉人发表公诉词时仍引用起诉书原告的观点作为证据是极不严肃的。客观上,农工商公司也没有能够实际支付6,500万元,甚至还远没有达到王妍霞拿到土地时所付出的代价。

审判长、人民陪审员:李伦案并不复杂,如果我们社会有一点点良知或者我们还尊重社会良知的话,如果我们这个社会还有起码的公平、正义感的话,如果我们的法律不是某种利益奴婢的话,实际上用不着作精细的法律分析,我们就能够得出结论:李伦是无罪的。(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72)|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